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徽尝玩美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徽尝玩美 前厅 资讯 红尘客栈 查看内容

为了百年老宅不被拆,清华博士把它搬到黄山云水间,寻回了属于中国人的诗意生活

2016-4-19 13:0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93| 评论: 0|来自: 公众号 一人一城

摘要: 安徽歙县,丰乐湖畔,一座百年前的明清古宅静卧于此。宅子本来不在这里,是有人把它搬来的。这古宅由徽州传统木雕作梁,天井、风水、貔貅一样不缺,正厅牌匾上,三个李鸿章手书的大字——德,懋,堂。然而12年前,德 ...

 


安徽歙县,丰乐湖畔,一座百年前的明清古宅静卧于此。宅子本来不在这里,是有人把它搬来的。这古宅由徽州传统木雕作梁,天井、风水、貔貅一样不缺,正厅牌匾上,三个李鸿章手书的大字——德,懋,堂。然而12年前,德懋堂差点就被拆了。

 

2004年,卢强还没遇见德懋堂时,正在黄山东麓的丰乐湖畔造房子。

 

1995年遇见丰乐湖后,他就一直念着要在这里盖一所房子。可地批了,项目拿在手里时,这位过手无数建筑的清华博士,却迟迟不敢动手。

 

读博期间,卢强曾跟随导师单德启教授一起遍访皖南村落古镇。那时的他既痛心传统民居的衰败,也愤懑不负责任的开发商浪费土地资源,做出恶俗的建筑破坏景观和传统。而如今,他也面临保护与改造的选择,怎么办?

 

一次安徽歙县的古村落考察,竟意外给了卢强答案。

 

众里寻它,终于遇见了德懋堂。败瓦颓垣,蛛网积尘。天井射下的阳光洒在沧桑的建筑之上,方才依稀可辨昨日的显赫。

 

这里曾是李鸿章少时寄读的私塾,而中堂大人当日所手书之匾额,早已毁于文革。德懋堂,“德”即品德,道德;“懋”则取徽商崇德、勤奋之意.....

 

“大家该拍照的拍照啊,这个地方很快就要拆迁了。”

 

卢强听到向导如此轻巧的一句拆迁,却觉得有些心痛。他知道德懋堂既不在受保护的古村落内,也不是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。为了给新房让路,百年的建筑化为尘土,也不过是推土机铁钳一挥的事情。

 

德懋堂本就是最典型的徽派大宅,那何不把丰乐湖的项目,和这古宅保护结合起来?他的保护欲一下子爆棚,不管不顾地买下了德懋堂。

 

丰乐湖的山水间,就此多了一处绝美的建筑。

 

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搬迁,而是一次“手术”,让这座古民居真正复活的“手术”。

 

他请来当地的老工匠,对老砖,老瓦,老家伙纷纷编好号,只有他们最熟悉当地的砖石土瓦,以保证原拆原建。

 

部分缺失的则要按老房子的规格,进行再购买,若实在找不到,又要找类似的部件进行修改替换。这虽然麻烦,但却必要。

 

材料整体搬到丰乐湖后,开始了一砖一瓦的复建。卢强费劲功夫,找来了李鸿章手迹“德”、“懋”二字,再请书法家添上了“堂”,重建了匾额。

 

 

古宅的榫卯结构,厅堂的雕梁画栋,专程淘来的古董家具……连推开木门时的“吱呀”一声,都和百年前一样。

 

不一样的是,在不影响老宅原貌的基础上,卢强和团队以轻型飞机机舱材料,整体组建了现代人所需求的卫生间等设施,给老宅赋予了它之前所不具备的“新功能”。

 

改造完成的那一刻,整个项目组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负了这百年历史可该如何是好。老匠人很开心,他们以为德懋堂过不久就消失了,没想到又活了过来。明明老胳膊老腿,却比谁都时尚。

 

一个90后的小姑娘觉得德懋堂的重生,就像奶奶突然来了电话:“闺女,我们家安wifi啦!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在年轻人眼中,它也变得亲切了。

 

另一座修复后的古宅·静兰书吧

 

在徽州,不在保护范围内的老建筑还有太多。于是,卢强从当地又收购了另外两套,整体搬迁到丰乐湖进行修复和更新。

 

巧得很,这3个支点加上需要新修的建筑,正形成一个皖南村落的雏形。

 

于是这三栋老宅,成了整个黄山德懋堂项目的肇始。以其为灵感,丰乐湖先有了18座隐于山水间的徽式大宅“十八学士”,后有了散落湖畔的独栋别墅“容成仙台”。

 

借山水之势,德懋堂大概是国内最私密的酒店。

 

见到它的第一眼,你只会记得绿水青山、粉墙黛瓦。像是闯进了千年前的古徽州......

 

沿着曲径通幽的小道、层层退台的设计,步步接近德懋堂。疑似没有路的地方,恰是它最有趣的所在。

 

近了一看,徽州云纹古砖!这种砖只能人工制作,有砖场老板妄图用机器复刻,失败告终。

 

仿照古徽州大富人家制作的青砖大门,二门合开,重达三四百斤。这样特殊的青砖制作技术,遍寻徽州民间而不得,最后从北京做好,再运过来。

 

入口处的徽雕木梁,则出自当地匠人之手,上雕蝙蝠,谐音为“福”。

 

竹林疏影婆娑,与马头墙线条交相呼应,像是古画中走出的宅子。

 

将古徽州的民居元素,重新用在21世纪的现代建筑之上。这便是德懋堂第一期依山临水的18栋建筑——“十八学士”。

 

最初“十八学士”本来有19栋。但为了躲开3棵树,卢强主动砍掉了一栋,他觉得这钱,不赚也罢。

 

德懋堂放弃已经设计的一栋建筑而保留的松树

 

被保护的一株竹子,如今成了院里顺势借的景,路过时,风姿绰约。

 

顺着观光电梯往上,古宅、水池、竹林……现代设计并不与古风违背,反而提供了从不同角度欣赏风景的可能。

 

而离“十八学士”三五分钟车程,便是黄山德懋堂二期“容成仙台”,这是一个离水更近,离世界更远的所在。

 

小岛:容成仙子台,传说是黄帝的老师容成子修炼的地方

 

这里每间房都藏了不同的风景,躺在浴缸里泡澡,窗外有青山偷窥。往露台一坐,这山,这水,这天,让人只想好好发一场呆。

 

若匆匆忙忙,小城君劝你就别来了。否则山水再美,也就是手机里的照片一张。

 

这里的时光要慢慢过,要听琴、品茗,要捧一本书慢读,对着澄碧的湖水练瑜伽。

 

有些饿了,去厨房觅食吧。肥瘦正好的土猪肉,筷子一夹Q弹十足,跐溜一下就滑进肚里。

 

徽州最不缺老匠人,刻字的、会烤红薯的、毛笔写得妙的。兴致来了,还可以闯到老师傅家里,装模作样学手艺。

 

挖笋的师傅,炒菜的阿姨,以及你的私人管家,全是本地人。他们不够规范,但足够真诚,这是最重要的。

 

城里常常四季不分,卢强喜欢把他们往山里赶,按24节气过一过日子。

 

春日正是油菜花开,呼朋唤友将遮阳棚放到农田间,摆上十来个桌椅、两壶清茶,置身花海之中还能连上wifi

 

孩子们把双腿踩进泥里,第一次把秧苗插到田里,这感觉酷毙了!

 

碧波粼粼的丰乐湖,让人随时都想一个猛子扎进去。

 

偶尔独自走2个小时去钓鱼。占地200公顷的丰乐湖,好像是你一个人的,忍不住肆无忌惮地哼起歌来。

 

也可以坐船,老渔夫掌蒿,只有他知道,这湖上哪个岛的野果好吃。

 

嘘,有一个秘密,藏在凌空20多米。那是一方让人心情大爽的栈桥,风划过竹梢,叶子绿得像要滴下来......讲真,小城君好想独吞这个秘密!

 

有一人,游丰乐湖。迷于竹林栈桥,不知所踪。像极了桃花源记里,忽逢桃花林的迷路捕鱼人。

 

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卢强意识到德懋堂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。

 

西方人所说的度假,往往是说去海滨,国内好多人也学着往马尔代夫这些地方跑。但真的去了,往往觉得不知所措,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,在模仿着别人的生活。

 

德懋堂不一样,这里有一种“归属感”,来过的朋友一想到这里,便觉得心境开阔...... 这些文化、山水的共鸣,是一种更适合国人的放松方式。

 

为了验证这种中国式的生活,卢强开始做更多的尝试,在九华山、在武夷山、在泸沽湖,

在国内更多样的山水中,探索专属于国人的那种文化归属感。

 

 

“好的建筑就像是自然而然从土里长出来的”,卢强牢记恩师单德启的这句话,他知道更重要的是“器以载道”,好比长城、故宫,一眼就让人想到中国,以及其历史。

 

所以每一处德懋堂都是不同的。在落地之前,卢强首先做的事,就是仔细调研每一个地方田里种什么,有过哪些故人、故事。

 

黄山德懋堂是徽州文化,禅修与农业文化造就了九华山,而武夷呢?因了宋代八股文创立者朱熹的久住,自然沾染了一些书院文化的呆气。

 

人活一世,难免烦恼,如果你遇到了住一晚德懋堂解决不了的事,那就住两晚吧。卢强造了一把归家的钥匙,拿着它,你可以打开百年前的徽派大宅,找到武夷山下的宋代书院,走进泸沽湖畔的摩梭族木楼......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,那些人生中的曲折也变得渺小了。

 

欢迎回家,若你支持,他将在百年老宅泡一壶新茶,等你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QQ|手机版|马鞍山徽尝玩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( 皖ICP备15025750号  

GMT+8, 2017-6-27 06:15 , Processed in 0.249288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